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信誉好的足球外围网站-足球外围网

2019年03月15日 07:43    来源: 中国证券报     高改芳

  “我们的任务就是拼命做普惠,要达到监管要求。”某城商行行长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银保监会近日印发《关于2019年进一步提升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质效的通知》(简称“《通知》”),提出以下目标:信贷投放方面,强调对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全年要实现“贷款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增速、贷款户数不低于上年同期”的“两增”目标。2019年继续将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保持在合理水平。风险管控方面,在目前小微企业信贷风险总体可控的前提下,将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容忍度放宽至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3个百分点。

  某股份行支行长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反映,去年他经办的小微企业贷款已经出现两笔违约,至今还在积极处置中。“牵扯很大精力在解决问题上,拓展市场服务企业的脚步可能不得不慢下来。”该行长表示,从基层工作情况来看,提高小微企业管理水平,整体改善民营企业的营商环境,任重道远。

  政策支持加码

  2019年以来,上海地区民营小微企业的经营性贷款利率已经普降。

  一家年营业额约三千万元的小企业主刘刚(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2018年年中,他从一家股份制银行处贷了300万元,当时的贷款利率不到6%。“因为我没有房产抵押,这是我十几年来第一次得到银行贷款,没想到利率还这么低。”他感慨道。

  进入2019年,刘刚的该笔贷款利率进一步降到了5.2%左右。而且,这5.2%的利率里已经包括了担保费。得益于上海中小微企业政策性融资担保基金为小企业贷款提供担保,贷款利率极大地降低了。

  “最近有银行找我,说不用法人对贷款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了。这才是正确的选择,政策是在回归正确的道路。”刘刚显得很高兴。他之前从银行办贷款的时候,签了很多字,大意就是,如果他还不上贷款,将承担相应的责任,有可能失去一切。这让他颇为担心。

  《通知》明确,将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容忍度放宽至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3个百分点。“这3个百分点就是用来免除我的无限连带责任吧。”刘刚笑着说。

  《通知》还明确:将落实授信尽职免责与不良容忍制度有机结合,对小微企业不良贷款率未超过容忍度标准的分支机构,在无违法违规行为的前提下,对相关业务责任人可免于追责;明确商业银行申请发行小微企业专项金融债不以完成小微企业信贷投放的监管考核指标为前提,鼓励商业银行拓展支持小微企业的信贷资金来源。研究修订商业银行资本管理相关监管法规,适度降低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的资本占用。《通知》还就推动健全信用信息体系、深化“银担”“银保”合作等方面作出具体安排。

  上海一家民营上市公司的董秘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今年以来的确能感到资金宽裕,利率都在下行。“确有一部分资金‘流’到了中小微企业这里。但因为民企的信用条件所限,得到的资金还是相对有限的。”该人士称,可以看出监管对这块越来越重视了,后续政策一出,过来的资金可能会更多。

  银保监会最新披露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全国全口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3.49万亿元,占各项贷款余额的23.81%。其中,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9.36万亿元,较年初增长21.79%,较各项贷款增速高9.2个百分点,有贷款余额的户数1723.23万户,比2018年初增加455.07万户。贷款利率稳步下降,2018年第四季度银行业新发放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为7.02%,较一季度下降0.8个百分点,其中18家主要商业银行的该类型贷款利率较一季度平均下降1.14个百分点,较好地实现了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两增两控”的目标。

  银行厉兵秣马

  迫于考核压力,银行会把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指标下到各个支行。“监管有要求,我们必须完成。所以我们接下去就是拼命推进普惠金融业务。其实,没有特别多的其他考量因素,就是操作成本高一点。”某城商行支行长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无论对银行还是对个人,大额贷款带来的收益都更大一些。某城商行支行长介绍,一笔1亿元的贷款和一笔100万元的贷款,要花的人力物力基本是一样的。从利润最大化的原则看,银行愿意放大额贷款,对于小微企业贷款兴趣不大。“识别风险这一方面,银行对大企业和小企业差不多的投入,但收益很不一样,是5亿和500万的差距。”该行长直言。

  信贷员吴轲(化名)晚上9点接到中国证券报记者的电话时显得颇为轻松。他透露,作为资深信贷员,他今年已经放了一笔3亿元的贷款,全年的指标就差不多完成了。吴轲说:“今年剩下来的工作就是贷后跟踪,协调一下其他同事的工作。对于小微企业贷款,我已经让给其他同事做了。”

  吴轲承认,争取到大客户的机会不是每年都有的。大客户的议价能力强,大国企客户往往还争取不到。他说:“这个时候,我才会考虑做小企业。行里也规定,谁放了小企业贷款,就把企业的结算、工资发放给到谁做。”

  业内人士指出,和信贷员一样,在市场竞争中不占优势的中小银行(如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对开展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动力更足。

  平安银行董事长谢永林日前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称,民营企业贷款占平安银行总贷款的59.3%。平安银行做无担保信用贷款已经快15年了,整个平安集团做无担保信用贷款也快15年了,积累了大量的数据和风险模型。平安银行的“零售新一贷”,就是小微企业贷款。

  谢永林坦承,平安银行在尝试给中小企业贷款上也有教训,但仍然矢志不渝地推进。现在平安银行普惠金融按照行业根据场景建立线上的放贷平台。以前的小企业事业部,现在已经更名为普惠金融事业部,主要围绕核心企业的上下游做小企业贷款。“一个核心企业的上下游配套企业,基本上都是民营企业。我觉得,支持中小企业,支持民营经济,不是口号。银行自身的生存问题,也要求银行要这样做。”谢永林说。

  《通知》明确了差异化考核指标。对于5家大型银行,直接要求2019年力争总体实现“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长30%以上”。对于城商行、民营银行、农商行等地方性法人机构,对部分总体风险水平偏高、但正在积极进行风险化解处置的法人机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容忍度可在“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3个百分点”的基础上适当放宽。

  普惠任重道远

  某股份制银行支行长骆俊(化名)日前对中国证券报记者吐槽:2019年以来,他一直处于焦躁不安的状态中——他在2018年放的两笔小微企业贷款发生逾期,他现在天天忙着催收、打报告。

  “虽说政策要求提高对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的容忍度,银行也并没有对我追责,但处置压力还是挺大的。而且,出现的坏账多了,上海中小微企业政策性融资担保基金就不愿为今后的项目做担保。我的精力放在清收上,新的小微企业贷款肯定放的少。”骆俊表示:“审贷部同事开我玩笑说,以前你每个月都提交单子,怎么最近两个月都没新的(贷款)?”

  骆俊介绍,在实际操作中,民营小微企业面临方方面面的风险,好好的企业在一个月内倒闭也不是稀罕事。他遇到的这两起违约,企业主都没有主观逃债意愿。

  民营企业管理方面的问题非常严重。A公司原本经营特色超市,有一定的排他性,现金流充裕。公司董事长负责市场拓展,常年到处奔波签订单。公司的财务由总经理和财务总监全权负责。在董事长不在的时候,总经理和财务总监串通一气,私用公章对外担保。被担保企业债务违约后,债主找到了A公司。而A公司拖欠供应商7000多万元货款。因为牵涉面大,当地法院迅速判令A公司拍卖资产,清偿债务。

  “一个月前,我去A公司查看还一切正常。一个月后,就已经全部拍卖结束了。”骆俊惊骇道,他放出去的300万元贷款由此逾期。“不过好消息是,下一步拍卖房产,应该能够偿还贷款,就是还要等。”

  B公司的例子更能反映出营商环境的改善任重道远。B公司为知名汽车厂商做配套,订单充足,年营业额6000万元左右。B公司为响应某地招商引资的号召,在江苏某地建了厂房。但厂房建造好之后,就与施工方和园区等方面发生了纠纷。多次诉讼,多次开庭,企业生产无法进行不说,银行抽贷、股东撤资纷至沓来。“和企业主沟通之后,我非常同情企业主的遭遇。某些部门深度介入企业经营的问题很突出。我们给企业的200万元贷款,大概率是收不回来了。”骆俊很沮丧。

  而在出现坏账的时候,不正常的情况又出现了:越是大额贷款,越是不怕逾期。“比如我们行对一个大客户的贷款有2亿元。还款期限到了,他打电话来说还不上,要求展期。我不同意,大客户直接说,那你们算我逾期好了。2亿元的逾期谁承担的了啊?于是,我们乖乖延期半年。这笔贷款又成为正常贷款了。”骆俊透露。

  而且,如果真的出现亿元以上的坏账,基层支行或许还有“豁免”的可能。骆俊说,上亿元的贷款损失,如果要从支行开始追责,那往往意味着整个支行的全员离职。再说,支行的这些大客户往往是分行“搞定”的。出现逾期后,这笔不良贷款会“上收”至分行处理,支行的处置压力反而会减小。

  “我看到《通知》的时候,不是简单的振奋。从基层来讲,做好小微企业贷款任重道远。”骆俊感叹道。

(责任编辑:蒋柠潞)


    送9元救济金的棋牌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